APPLE ][——一个没落的传奇

  诞生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APPLE ][电脑,一度风靡全球。整整18年,APPLE ][几乎是“电脑”这个词的唯一内涵。——是为题记

  APPLE ][,当时我们叫“苹果机”,是我的启蒙电脑,我甚至一度以为,这就是电脑的终极形态。

  至今还记得,第一次上机的时候,轻按了一下“Enter”键,闪烁的光标换到了下一行,屏幕上多了一个“]”提示符。我连按了多次“←”键,试图作清屏的操作,屏幕上却事与愿违的多了一行行“]”。当时害怕得不行,现在,我知道,我该使用“HOME”命令。

  再后来,见识了APPLE ][上让人迷醉的无数游戏,爬楼梯(警察捉小偷)、八只键、小蜜蜂、联珠、打降落伞、直升机救人、星际战机、英雄救美人……它们,是让人奋不顾身的理由,也成为了我疯狂学习BASIC的理由。而若干年后,我就是用当年掌握的这些基础算法和编程思路,轻松的拿到了程序员证书。

  那时候,有一份报纸,好像叫做《学生计算机世界》,还有一份广州的《电脑》杂志,是我们可以看到的少数学习资料。上面会有一些高手给出的一行程序(一行程序的极限,好像是255个字符?)以及我们叫机器码(CALL -151、CALL -144、G、800G都是一些非常美丽的句子)的程序代码,把它们搬进APPLE ][,然后赏心悦目地欣赏一段变幻的机关枪声或者是一个跳舞的机器人,其间的快乐,已经足够让人迷醉。

  在GR、HGR上画直线、画飞船,画矩形画圆形,再玩人家同样在HGR上做出来的围棋程序,惊为天人。而我,只会试图用BASIC编一些字符射击游戏。最有趣而又最简单的游戏,恐怕是用RND函数猜1~100之间的随机数,运气好的时候,只需要三次就可以中的,然后PRINT一行“You are clever!”自娱。我后来始终不明白,PC机不是高档么,为什么只能产生伪随机数?当时在APPLE ][上,已经有人开发出了中文系统,好像叫STC什么的(作者可能是上海的邵渝,据传被保送上大学),我会用其中的自造字程序画一些图,或者抄一些图(就像现在用的16X16的ICON编辑器),然后打印出来做成贺年片。所有这些,都是快乐无极的回忆。

  在小城市想要玩航模或者天文镜,器材是一个令人心痛的记忆。APPLE ][用的单面140KB磁盘,则让人有很多快意的怀念。那时候,我是看着《参考消息》的广告,邀约同学十张八张的从北京邮购,当时的牌子好像是3M。用剪刀在磁盘右侧剪一个和左边相若的写保护口,就可以反面使用,感觉好像占了天大的便宜,爽得不得了。记得后来好像有一个简单的系统修改方法,可以跳过写保护检查。:)那时候,已经有专门修改出非常“个性化”的操作系统,拥有一些个性签名印记以及诸如跳过写保护检查等特殊功能。当时,这些系统或者程序修改密籍,是抄了不少次的,不过,纸上的东西,终究不能长久。

  当年别人用心功课的时候,我却在恶啃数据库,自学这种技能,没有上大学我已经会了。值得欣慰的是,即使在考场中目睹市级老师为身旁考生作弊的丑陋面目,我仍是艰辛地取得了名次。但是,名次不够高,不仅仅是因为我天赋不够好。APPLE ][没有能把我送入计算机系,是我至今不忘的痛。

  当年以后,开始玩386DX40/4MB机。偶遇学校清仓时,我曾经一口气买了十多台带有磁碟机的APPLE ][,还捎带上不少磁盘。粗鲁地打开主机箱盖,抚摸着6502的CPU,就像慰藉着自己的青葱岁月,百感交集。一开机,CATALOG、RUN、BRUN,这些使用过无数字的命令,便自动自指间飘摇出来。爬楼梯的恍惚间,以为时间倒流。随后,出入新华书店,搜集了所有可以找得到的APPLE ][软硬件书籍。怀念,很多时候,不过表示现实的不可捉摸和把握。

  在互联网渐次兴起的时候,偶尔看到有所谓APPLE ][模拟器。又过了很久,终于可以很惬意地在PC机上用U、O键挖陷阱,屏幕还是带彩的。

  事实上,以我的学识和见识,我至今不明白,8086的优势在哪里。虽然,APPLE ][已经成为一个没落的传奇,但是,“苹果机”这三个字,在我心中,永远只属于APPLE ][。

Personal tools
念青五笔 “APPLE 念青小作 典藏图玩 网络应用 实用工具 偶像风华 摄影札记 友情推介
 


QQ群:7709014

给念青发个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