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领袖毛主席 之 领袖研究

大写的人:毛泽东诞辰110周年祭

常言说“盖棺论定”,但这只是对一般人而言是适用的。对毛泽东这样的极具争议的传奇人物而言,这句成语就显得不适用了。毛泽东不仅在盖棺27年后的今天没有论定,在100年以后是否会论定,我也没有把握。但我可以有把握地说:100年以后人们对毛泽东的评价肯定会比今天更客观、更真实、更准确,就像今天人们对毛泽东的评价肯定比27年前更客观、更真实、更准确一样。在毛泽东诞辰110周年即将到来之际,我想尽可能客观、真实、准确地论述一下毛泽东,以此来纪念这个日子。

开宗明义地说,我论述的侧重点并不是人们争议不大的诸如毛泽东的文才武略、毛泽东对建立新中国所起的重大作用、毛泽东使世界列强不敢再欺侮中国、毛泽东艰苦朴素的生活习惯、毛泽东对子女的严格要求以及平易近人的作风,而是将论述的侧重点放在最具争议的方面。我想,以毛泽东的性格,他的在天之灵也一定会赞成这种不为大人物讳的作法的。

首先我说一下大跃进运动饿死人的问题。说老实话,中国共产党是在作着前无古人的事业,从夺取政权的长期的军事斗争时期进入不熟悉的经济建设时期,其经济建设经验的缺乏和对经济建设前景设想的幼稚程度是可想而知的,全党从上到下都弥漫着一种对经济建设毕其功于一役的“超英赶美”、“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狂热气氛。在这种背景下,毛泽东作出了名为大跃进、实为大冒进的经济建设战略决策。更为严重的是下面的官员(包括那些省级的封疆大吏)为了夸耀自己的政绩而大搞“放卫星”之类的浮夸风,对毛泽东隐瞒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和饥荒灾情,竟使毛泽东误以为当时农村的情况是粮食多得没处放,以至于发现问题时,饥荒灾情已经发展到饿死人的程度。当时毛泽东自责地不吃肉并因此得了营养不良的浮肿病。毛泽东为此主持了有中央、各中央局、各省市自治区党委以及地委、县委、重要厂矿企业和部队负责干部近七千多人参加的中共中央扩大的工作会议(即著名的七千人大会)。对“大跃进”以來的工作经验和教训进行了总結。毛泽东在会上作了自我批评,对几年來工作中发生的缺点,错误主动承担了责任。同时周恩来、邓小平也作了自我批评并承担了相应责任。从此国民经济出现了从两年连续下降到上升的决定性转折。实事求是地讲,在这个问题上毛泽东要负的只是失察的责任而已,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他是不公平的。

关于彭德怀的问题,这只能说是性格同样刚烈、自尊心同样强烈的两个湖南籍战友的性格悲剧。据许多在场的人回忆,在彭德怀上了那份为民请命的《万言书》后,原本毛泽东已经基本上接受了彭德怀的意见,并当面邀请他私下谈谈。不料彭德怀竟当着许多卫士、服务人员的面对毛泽东挥手大吼:“没什麽可谈的!”将主动相邀的毛泽东丢在一旁,扬长而去。彭德怀性格刚烈,毛泽东性格也刚烈;彭德怀自尊心强烈,毛泽东自尊心也强烈;不幸的是,彭德怀的官大,毛泽东的官比他还大,其结果可想而知。每当想起这段史实,都不禁令人唏嘘不已。

至于反右派扩大化的责任问题,虽不能说当时的中央领导班子人人有份,但也相去不远。据史料记载,在反右运动问题上,当时的中央领导班子的意见是空前一致的。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这个问题我就不多说了。

而毛泽东所以在晚年形成某种程度的帝王思想,这更多的是由于对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权力的制衡监督机制不健全造成的。毛泽东在建国之初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还是很清醒、很深刻的。他曾对知名人士黄炎培说过已找到摆脱政权兴衰周期率的办法——民主。他还多次提醒同志“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我认为这个关系到国家兴衰存亡的极端重要的民主监督制度建设问题直到今天也没有得到彻底解决。与其对特定历史条件下的毛泽东百般苛责,何如我们自己在这个问题上作得好一些呢?

我特别声明一点,尽管孟老夫子说过“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对人(也包括伟人,因为伟人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有人的弱点)的私生活是抱着宽容的态度的,我还是不愿意评论毛泽东的私生活。我所以这样作,是因为我认为你如果敢于对今天活着的、大权在握的领导人的私生活也公开评论的话,那也不妨去议论一下毛泽东的私生活。如果你作不到这一点,那就不要像懦夫一样对一个已经逝去的、无权无势的人的私生活说三道四。这样对逝者和生者来说都更公平一些。

最后我要提一下最敏感的问题,那就是毛泽东发动文化革命的问题。现在有一种说法是毛泽东为了维持自己的权力而要清除政敌,所以才发动了文化革命。这种说法是缺乏事实根据的。当时毛泽东在党政军民中的威信如日中天,根本没有任何人、任何政治势力能够对他构成威胁。毛泽东主动将国家主席的位子让给刘少奇完全是因为他从骨子里厌恶递交国书、举行国宴、外事出访之类的繁文蓐节,这种性格是那种好出风头、好卖弄、好虚荣的戏子式的人物无法理解的。毛泽东错误地发动文化革命只是因为他错误地将未来可能由未来的人对他的社会改造理想构成的假设威胁判断为现在由周围的人对他的社会改造理想构成的现实威胁。由于文化革命中利害冲突双方的许多人都还在,所以关于文化革命的问题我只能说这些了。大概要到100年以后,文化革命中利害冲突双方的人都不在了,人们才能心平气和地评价这个问题。

抚今追昔,今天的改革开放所以能进行也是因为有毛泽东缔造的新中国作基础,从这种意义上说,今天我们每一个人都受益于毛泽东。

回顾毛泽东的一生,我认为他至少是个伟人,尽管是个有缺点、有失误(甚至有重大失误)、但瑕不掩瑜的伟人。

仅以此来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