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领袖毛主席 之 领袖研究

哈弗:评《毛泽东,颠覆历史的巨人》

干IT的人都知道,最难的不是写新代码,而是如何在加入新功能的同时向下兼容。所以有人说,上帝之所以能在七天里创造整个世界是因为他没有需要一一满足的现有客户。对于中国人而言,历史的负担太沉重。中国文化一方面是博大精深,灿烂辉煌,另一方面却是盘根错节,保守腐朽。如何在继承历史遗产的同时推陈出新,走上一条强国富民之路确实是考验中国人智慧的试金石。
自古以来,“贤明”的统治者大多采取稳中求变的治国方略,首先尽可能地照顾方方面面的利益,在此基础上推动渐进式的改革。这样做的好处是被触及利益的集团反弹相对缓和,从而有利于新政的推行。历史上所谓的盛世,大多产生于朝代更迭之后国家政治、外交形势逐渐趋于稳定的时期,比如汉“文景之治”,唐“开元盛世”,明“永乐之治”,清“康乾盛世”。再看得近一点,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也可以算是一例。

然而这些历史上所谓“大治”的前夜常常是血腥的朝代更迭,是权力和利益剧烈的重新划分。中国有句老话:不破不立,再续貂一句就是大破大立。中国历史上堪称“大破”者,仅仅有两个半人:嬴政,毛泽东,那半个是孙文。秦始皇统一中原,统一文字度量衡、严法酷律、焚书坑儒,既招来千年骂名,也奠定了华夏疆域、封建制度的基础。辛亥革命推翻了封建帝制,这是划时代的,但是孙中山相对软弱,旧势力过于强大,所以革命尚未成功。真正终结封建制度,并且有勇气将旧势力彻底粉碎的是毛泽东。历史选择毛泽东,是由于他具备了卓越的组织指挥才能和强悍的个人作风。作为一段历史的终结者,毛泽东触犯了很多人或者集团的利益,招徕无数的咒骂是难免的。有人甚至说:“毛把人与人之间的仇恨发挥到了极致。”这些自己就站在仇恨火焰上的人是不可能从历史的高度公正地评价毛泽东的。

在《毛泽东,颠覆历史的巨人》中,作者认为毛1949年之后以大无畏和大智慧,发动运动,暴露丑恶,撕裂旧关系,颠覆封建历史,从而达到惊醒国人目的。毛泽东的悲剧在于他“完成了进攻,却没有完成辩证继承整合提升。”

换句话说,毛泽东完成了“大破”却没有能够做到“大立”,这是毛自身的历史局限所决定的。在这一点上,应该说毛没有摆脱历代封建君王的宿命。但是,完成扫荡的人,为中国留下的是一个相对简单的社会环境,是一群“需求相对统一的客户”,是一个十分明确的课题:实现中国社会的现代化。但愿我们这些后来人能够牢牢地把握住这个历史的机遇,完成大立,大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