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领袖毛主席 之 领袖研究

决战:毛泽东,颠覆历史的巨人

有这么一种观点即1949年前的毛泽东很完美,1949至1956功过各半,1957至1976错误为主。结论是,如果毛泽东在1949年或1956年引退就是圣人了。与这种看法非常不同,我认为毛泽东最伟大的时期恰恰在1949年以后,1949年以前的丰功伟绩的确了不起,也很完美,但还不是独一无二的,仍然属于历史循环的范畴。而毛泽东1949年以后的作为却是开天辟地前所未有,比如人民当家作主、镇压反革命、集体化、公有制、生产关系改造、反右、反腐败、反官僚主义、大跃进、反修正、文化革命、支边、上山下乡等等。

现在的人们还习惯于从是非的角度来看问题,比如错了、目的不错但被利用了、着急了有点错误、过分了、封建了、专权了、从来没糊涂过、高瞻远瞩等等,主流的观点认为1957年后极左了,对毛泽东的晚年主要是否定的。那么毛泽东究竟错没错呢?肯定有,上述判断都有合理的成分。不过,就在昨天我发现,这些评价都停留在现实、未来、表面、形式、个人、恩怨、情绪、利益、技术等层面上,都不科学。科学的方法是什么呢?是历史,是五千年的中华历史和两千年的封建历史。是这历史中包含的规律与逻辑。

有过从历史角度研究毛泽东的文章,但主要是研究毛泽东为什么犯错误,而不是研究毛泽东为什么要翻天覆地,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搞运动,冲击政治和经济制度、冲击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冲击人的灵魂和文化、冲击价值和道德观念。为什么?好玩吗?心血来潮吗?不知道这种冲击会创伤人民、官僚、知识分子的思想和性命吗?知道,我认为毛泽东完全知道这一点,我甚至认为毛泽东完全知道混乱、苦难和误伤的发生,知道局部过了和错了,也知道有人在利用或者未来的粉身碎骨,但毛泽东偏偏要这么做。

这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大无畏和大智慧,何处此言?为定论平反吗?不是,我承认毛泽东晚年的错,并且认为毛泽东不糊涂,进而认为毛泽东是故意的,甚至说这就是毛泽东的伟大。因为错误而伟大,因为错误而完美,因为错误而正确。为什么呢?因为毛泽东已经高于历史了,已经超越是非之争了,已经进入规律之仁的境界了。这话怎讲?毛泽东是历史的巨人,晓得的历史规律和轨迹,按照规律办事,而不是按照个人的利益和情绪办事。与那些通过封建特性分析毛泽东错误的学者不同,我认为不是别人,恰恰是毛泽东颠覆了中国的历史,埋葬了僵化的、腐朽的、腐烂发霉的、毫无生机活力的封建制度和文化传统。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以三黄五帝,周公管仲老子,孔子孙子孟子墨子荀子,秦始皇,汉高祖、汉武帝、董仲舒,唐太宗、周敦颐、宋太祖、朱熹、陆九渊、王阳明、成吉思汗、顾颜武、黄宗羲、康熙乾隆等等等等为代表人物的,一系列灿若星辰的博学鸿儒大家,政治家,与工匠、商人、农民、军人、文人、学者、专家一起创造了光辉灿烂的古代文明,但与此同时,二律背反地形成了世界范围内最大的一个顽固的、厚重的、悠久的、缠绵的、老朽的、垂死的、根深蒂固的、盘根错节的、措重复杂的、不可救药的,濒临灭亡的腐朽文化和制度,这系统,不可能产生工业,不可能产生科学,不可能自我觉醒,不经历苦难、挫折、打击、摧枯拉朽便无法新生。

结果资本主义打过来了,工商业文明将老朽的中国冲的七零八落,中国由子自以为是的老大变成东亚病夫,陷入困顿和绝望,这就是文明的代价。于是有了走出困境的探索。从洋务运动的皮毛,到维新变法的体制,到辛亥革命的表面轰动,到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的全面的自我否定,再到民国的大杂烩。中国都没有彻底地走出困境。民国本来有自己的机会,但是自己却堕落为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买办和附庸,历史循环,又一个王朝而已。三座大山就象天罗地网,网住了中国,无法逃脱。纷争、混战、倾轧、腐败、落后、反动,如此种种。抗日战争打败了侵略者,解放战争打败了蒋介石反动派,新中国成立,人民当家作主了。

有这么简单吗?真的这里理想吗?不,外有列强,自身贫困,数千年的私有制心理,沉重的文化传统,覆灭和复辟的危险,新的老路,难道是几十年战争可以彻底改变吗?不可能。不过数万骨干,不过数十万党员,不过数百万军队,不过数千万饱受压迫的人民,不过数亿满怀希望热情洋溢的群众。而这部分人也是复杂的,有些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者、有些是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者,而有些是来自地主、富农、小资、没落家族的革命者和投机分子,他们的确革命了,但革谁的命呢?是国民党反动派,而不是自身,辛亥革命的革命者后来不成统治者了吗?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但受压迫并不是道德和先进的标志。数亿群众憧憬美好的生活又能说明什么?纯洁、高尚、智慧、无私吗?不!他们也是复杂的、混乱的、顽固的、历史残余的。

1949年的革命不过是军事、政权、政治革命而已,打倒旧政权,推翻压迫者和剥削者,在新的社会,反革命、历史残余、封建卫道士、土匪、特务将如何反动复辟还不一定呢。而新的官员、知识分子、中间派、翻身农奴、农民、工人如何分化演变更是未知数,历史会不会循环?如何铲除历史糟粕?如何颠覆两千年的封建历史?如何粉碎已经固化淤结的精神道德文化?都是新问题,1949至1956年进行了一系列经济制度变革,1957年还进行了文化上的准备,但58和59年的大跃进运动却是败了,这种失败表明,形式和表面的革命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旧的传统、思维、观念、道德、信仰、价值观是新制度的不可逾越的障碍。妥协还是革命?这是个问题。妥协伤害小一些,暂时好一些,但不可避免地历史重演。老的方式方法必然导致旧的行为和局面。

经过几年的思索,毛泽东选择了革命,选择了亘古未有翻天覆地的模式,现在的观点一般认为文革是整人的,是路线斗争的,是造反有理的,是反官僚主义的,是打倒修正主义和官僚主义的,是反文化反知识的,是登高远眺的,不错,这些评论都有道理,但决战认为这些批判式的评价力度还小了一些,应该说文革本身还是一种反动的、极端的、人民斗人民的动荡与浩劫,给人民、官僚、知识分子、毛泽东等每一个人都留下了巨大创伤,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人痛恨并咒骂毛泽东的文革。这恐怕就是毛泽东本人所说的“不理解”“粉身碎骨”“两件大事”的道理所在吧。文革暴露了丑恶,撕裂了关系,震撼了中国,颠覆了两千年的历史,惊醒了国人。

文革是是非非,怎么咒骂,怎么批判,怎么攻击都不为过,武斗、暗算、误伤、阴谋、残暴、惨烈、摧毁等等,一切的一切都是客观存在的,决战无意辩证这些是是非非,我这里只关心历史规律,关心毛泽东对两千年来历史的颠覆式影响。中华文化曾经是极其伟大的,但到了八股文、儒教、官僚、专制、关系的明朝、清朝、民国时代,中国已经落后,已经成为一个半死的老朽了,推它不动,打它不走,一件简单的事,一个好的建议,一项合理的制度都会被章鱼般的腐朽文化、腐朽思维、腐朽的人吞噬掉,民国相对于清朝是个进步,最后也被列强、自身、传统吞没了。新中国也面临这样的危险,所以毛泽东要求革命,要求斗争,只有这样才能撕裂已经腐朽的传统。不媚俗,超脱于是非之外。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毛泽东的对象是多方面的,包括封建主义、包括西方强敌、包括苏联修正主义、包括资本主义、包括官僚主义,甚至包括人民自身!不错,就是人民自身!

有些观点认为文革的目的是好的,目的还是为人民服务的,只是被坏人利用了,其实不然,我认为,传统之下的人民也是需要改造的,不是坏蛋利用了毛泽东,而是毛泽东利用了坏蛋。通过斗争击碎了神龛、偶像、权威、古董、宗族、观念、血缘,通过斗争拉开了过于密切的人际距离,从而斩断了大量复杂的有害的社会关系,使中国从关系和秩序的束缚下走了出来,科学化、工业化、平等化,这就是粉碎之后的重整,这就是中国文明的现代化。这就是高于个人的无畏与智慧、这就是高于人民的民族逻辑、这就是高于现实的千年选择,这就是高于心性之仁的规律之仁,这就是深翻与埋葬,只有站在民族、历史、规律的高度上看才能看明白。毛泽东似乎错了,但似乎又没错。文革最后失败了,结果也有些莫名其妙,为什么呢?不奇怪,这还是历史的规律,五千年的传统坚韧而厚重,生命的孕育不是一朝一夕,个人的精力和生命有限,毛泽东完成了进攻,却没有完成辩证继承整合提升,是个悲剧。